旅行者的寂寞

旅行途中,最高興就是認識新朋友,最簡單的方法,一技傍身,玩個小魔術,弄個小把戲,學幾句當地語言,用本地語說個簡單笑話。如果以上都不能,帶一部保麗萊即影即有相機或打印機,替陌生朋友拍張照片,送給對方,也是打開話題的好方法。

但破冰之後,其實還是萍水相逢,回想起過去旅行,大多數認識的人都只是匆匆而過,變成生命中的短暫過客。我們友善交談,臨別時祝福對方一路順風,握手擁抱,說聲珍重,在 Facebook 上互留痕跡,但我們不會有共同經歷,不會有交心體會,感覺很中立,既沒負面,也沒波動,只是在生命線上,一小個交叉點。真心朋友,總要用時間培養感情,老實說,旅行時來去匆匆,好朋友當然有,但知己總是可遇不可求。

記得在雲南麗江時,住在一家咖啡館,每次關館後,老闆問我可否幫她看看跟外國朋友的英文電郵,一邊翻譯,一邊告訴我她的心路歷程。有時聊至凌晨二、三時,有歡笑,也有情緒,如此維持數月。因為她,我每次回到麗江,都像回家一樣。過了數年,我和泰國伙伴一起踩自行車由泰國至西藏,當然也停留麗江,一留就二十天,算是長途旅行中一個休養之地。臨行前她問:「要不要買個家鄉雞帶上路吃。」我們婉拒了,但一直記得這份姐姐一樣的關懷。十年過後,又到雲南找她,這次住在她家,去吃巴西烤肉,飯量早已沒有以前的澎湃,但每次遇到她,總記起剛開始長途旅行時的那份年青的期盼。

在巴基斯坦時,遇到一對日本情侶,最初也只是點頭之交,打招呼又是道別,如此這般,從來沒有打算再見面,卻不斷重逢。我不想把這種巧合相聚誇張化,但在毫無預警之下,我們重複又重複碰到了七次,怎麼也是緣份,大家便決定一起到山區看馬球節。

馬球節過後我獨自在徒步時受傷,腳骨爆裂要打石膏,回到附近小鎮休養,一進旅館,這對小情侶就跑來跟我擁抱,說一早聽到我出了意外的消息。我在該鎮住的那一個月,他們總會弄些好吃的東西給我,有時就地取材,瞞著旅館老闆在樹上摘些果子炒菜,有時我們也會有壞心眼,在背後說其他旅客的笑話或壞話。

真正離別的時候,很難過,一別就是八年,我終於首次去了那麼近的日本,小情侶育有一小孩,但兩人離婚了,我跟他們分別見面。我問女孩:「經歷了這麼多,最後還是要分開,不是有點可惜嗎?」女孩想一想,嘆道:「但再一起,已是不可能了。」我忽然有些難過,可能在內心深處,希望他們在一起,他們的故事,總像是在巴國旅途的延續。

去旅行多年,見人無數,數一數電話簿的記錄,居然有四千多人,但有多少記得呢?數百人。

有多少打算繼續聯絡?數十人。

有多少是真心知己?不到二十人。

縱然有點矯情,還是要說,這就是旅行者的寂寞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