熟悉的感覺

很多年前我曾經好喜歡去麥當勞,甚至在香港也辦過麥當勞會員卡,去旅行時也經常到訪世界各地的麥記,吃著一式一樣的漢堡。為甚麼要去熟悉的連鎖餐廳呢?大概就是希望在異地也能複製一份熟悉感覺。你一早知道收費準則,開心樂園餐永遠付送玩具,薯條隨時能夠走鹽。唯一讓你有輕度震撼的文化差異,就是澳洲多了羊肉漢堡,印度少了牛肉豬柳,以色列則沒有芝士配牛肉。

十多年前去了西藏、尼泊爾及印度旅行,抵達新德里時,屈指一算,接近八個月沒吃過麥當勞。印度美食雖多,但在這個繁亂的首都城市,忽然看到麥記,像沙漠甘泉一樣。在新德里時,我幾乎每天都到麥記坐坐,享受冷氣以及片刻寧靜。印度漢堡套餐相對當地物價貴很多,我旅費緊絀,有時只吃雪糕或新地,也覺寫意。在歐洲旅行,明明走到巴黎,本應在小巷街邊咖啡館,點杯咖啡,吃件包點,感受一下法式悠閒風情,卻偏要跑進麥當勞。

本來心目中的旅行,是要去看看外邊不一樣的世界,卻不停尋找複製相同的餐廳,相同的酒店,相同的設施,相同的語言。有人問我去珠峰大本營能否有獨立衛生間及wifi,有人問我藏人司機會否說粵語,有人問我為甚麼在西藏拉薩的咖啡館不提供餐蛋麵(注)。

不要誤會,我不是反對去旅行做些事情來複製熟悉的感覺,更不反對在外國吃中餐,我在拉薩也會吃意大利薄餅,去澳洲也喜歡吃越南生牛肉河,到以色列也因在四川朋友家中吃到麻辣火鍋而感到振奮人心。但我警惕的是,會不會因太過追求熟悉的感覺,反而影響了對陌生環境的體會及感受?會否因為不停跟同鄉旅客結伴,而錯過了結識不同種族朋友的機會?

我記得之前在印度遇到一名日本背包旅客,在澳洲渡過了一年的工作假期,但英文半句不懂。我驚訝地問他一年期間在澳洲學了甚麼,他笑著說,全年都是跟日本朋友玩、一起聊日語、每天弄日本飯菜,極好玩啊。那麼,為甚麼要去澳洲呢?

如果旅行回來,一味尋找熟悉的感覺,沒有從別人眼睛,看出不同的世界,這種行程,不是有些遺憾嗎?

注一:因為真的太多人要求我在西藏拉薩的風轉咖啡館提供餐蛋麵,所以經過多年考慮,我真的在餐牌上加入餐蛋麵。我親眼見過有香港的旅客,吃到餐蛋麵時,忍不住哭了出來。

注二:還有,習慣是會改變,我在過去數年,只吃過數次麥當勞而已。也許,麥記只是我青春的印記。

照片:在以色列首都特拉維夫時,我住在祖籍四川的華人作家唐丹鴻家中。她特意炮製了正宗的麻辣火鍋,配上以色列啤酒及紅酒,是我在以色列吃過其中一頓最難忘的美食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