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#以巴遊記 05] 牆下塗鴉

在巴勒斯坦伯利恆今年開了一家酒店,聲稱擁有「世上最差景觀」,旁邊就是分開以色列及巴勒斯坦的種族隔離高牆。酒店的正式名字叫 Walled Off(隔牆),塗鴉藝人 Banksy 雖非股東,但為這家酒店擔任顧問,設計風格裡裡外外都透著幽默諷刺。

Banksy 本身是英國人,其塗鴉作品,無論是自己繪畫,又或是別人模仿,散佈在高牆之上。驢仔被以軍要求出示證件,示威者使勁摘出花束,女孩拉著氫氣球飛往天空,以國士兵與包頭戰士互打枕頭戰等,指桑罵槐地凸顯了巴人的無助。兩側街道風沙撲撲,亂石路旁卻冒出了一所反烏托邦英殖格調的酒店,門外假猩猩端著行李,店內鋼琴自動彈奏《Innocent When You Dream》,另一邊廂是不停在紙上簽字的貝爾福蠟像,宣告英國正式支持猶太人復國,一筆簽字,對中東局勢影響深遠。

我在伯利恆四天,雖非住在這家酒店,但還是經常回來。他們有較好的咖啡,還有不錯的沙律。沙律叫作 Walled-Off Salad(牆隔沙律),就是新鮮蔬菜,灑上黑醋,再像插香一樣,豎了數塊 kmaj 麵包,挖苦得來,又幾好味。餐廳牆上裝飾是一大堆監視鏡頭,對長居西藏的我,竟然詭異地覺得特別親切。

我住在家庭旅館,屋主是 Baha 及 Khalid 夫婦。伯利恆的遊客雖多,大多只花半日拜訪耶穌出生地,即日返回以色列,對巴勒斯坦的經濟幫助不大。Baha 提到以前她在耶路撒冷當幼兒園教師,但 2000 年後,高牆建起,她便失去工作。以前 15 分鐘的路程,現在卻總得花上數十分鐘至幾小時。幼兒園的校長說:「我們想找個好的老師,更想找個準時的老師。」Baha 說:「我已經很努力,儘量早起,但每天都遲到。」實在沒法,只好辭去工作。

幾千年來,伯利恆都是貫穿耶路撒冷及希伯崙的要道,亞伯拉罕走過,耶穌之父也走過,現在居然被非法高牆阻隔。外國人過境之時,還算順利,但每次巴勒斯坦人到這裡,總是特別嚴苛。Baha 的姓氏是 Lama,她的親戚有次在安檢站被以軍問起名字,他說:「我叫 George Lama。」以軍一聽,一巴掌就打過去,原來 lama 在希伯倫語裡,解作「為甚麼」,以軍以為他說:「我叫 George,為甚麼?」自覺尊嚴受損,勃然大怒。這個故事太像笑話橋段,我忍不住笑了,她也笑了,問:「你覺得可笑嗎?」我說是啊,太好笑了。

Baha 說:「我們生活在巴勒斯坦,無時無刻就是如此可笑。」

實用資料:

一些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本地遊,刻意把該地描述得「很難去」,而國際知名的旅遊天書也強化了這種誤解,致使不少遊客只到以色列,錯過了巴國。其實該地安全,人也友善。旅遊資料方面,上網找會較為準確。推介到 Hotelscombined.com 找旅館,試過數次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優惠。實用資料方面,我覺得 Wikitravel.org 比 Tripadvisor.com 詳盡及歸一。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