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以色列水資源反觀香港

早前去以色列旅行時,其實很想參觀當地的海水化淡廠,但可惜不懂門路,只好作罷。特別想到訪當地的海水化淡廠,是因為讀過 Seth M. Siegel 的《Let There Be Water》(中譯本叫:《拯救水資源危機》,台灣時報出版),書中提及以色列首位總理本古里安深明水資源是基石,懇求科學家研發價格合理的海水化淡技術。

這個乾旱地帶的小國,其政府居然能夠在 2013 年宣佈供水不再受天氣影響,用科技改變環境局限,成績斐然。在以色列旅行時,喝過一些當地的葡萄紅酒,最好喝的,正是來自南部沙漠地帶的莊園,旱地灌溉甚為成熟。

近日留意到香港立法會議員楊岳橋等到以色列作職務訪問,就有參觀在以色列實際首都特拉維夫以南 15 公里的 Sorek(或拼作 Soreq)海水化淡廠。此廠自 2013 年起開始運作,是目前世界上最大及最先進的化淡技術。

楊岳橋列出數點,特別適合香港人反思,這裡轉載幾段:

1. (海水化淡的水)每立方米0.585美元,圍番即是4.563港紙,平過東江水多多聲。

2. (化淡的海水)真的與我們日常飲用的淡水零分別,而且無鉛。

3. 以色列只擁有 Sorek 廠的 51%,另外 49%,是執在和記水務手上。一個香港人,在以色列搞海水化淡搞得有聲有色,怎麼在香港反而無用武之地?

4. 海水化淡廠一名工程師開玩笑說:「We invented god but we don’t really trust him so we need to do more.」(我們發明了上帝,但我們並不覺他可靠,所以我們需要做更多的事情。)

===

我在以色列時,住在朋友家中,她跟我起說當地學校從小教育孩子要節約用水,在公共衛生間或旅館浴室都有張貼省水標貼。如果她洗菜時開水太久,目前就讀小學的女兒也會主動過來叫母親珍惜用水。自小培養省水意識,對大多香港人而言,應該是集體記憶的一部份。

如果香港沒有東江水,估計今日的海水化淡技術肯定做得相當成熟。當年小欖的海水化淡廠用熱蒸餾技術,成本甚高,現在流行用逆滲透,一來較省能源,二來化淡出來的水比較乾淨,轉化為食水的成本應該較現時低,更減少不少安全考慮。

之前民建聯的周浩鼎稱,如果香港人不要東江水,「人地內地其他省市都搶住要」。但其他省市給一元,香港人被迫做羊牯給五元買水,假如你是經營東江水的粵海投資,又想把水賣給誰?

還記得廣信粵海事件嗎?那年頭廣東省政府全資擁有的粵海投資資不抵債,家破人亡之際,全靠香港政府的東江水協議救回這家國企一命。香港人崇尚資本主義,交易有買有賣,各取所需,就算不必強調香港的恩主角色,但無功都有勞吧。

可是現在一些香港內外的政府宣傳或民間輿論,居然把東江水當正是金紫荊那樣的中央賞賜,還好意思大聲教訓香港人「沒有我們你連水都無」。如果當年香港有開發海水化淡技術,又何用像現在一樣,變成冤大頭,給了高昂的價錢去買水,還被別人說得像乞食一樣?

===

相關資料:

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訪問以色列,楊岳橋介紹當地海水化淡廠:https://goo.gl/mQTLzS

買東江水 10 年倒錢 45 億:goo.gl/QHWrFj

周浩鼎 原帖:https://goo.gl/myCzbV

Alvin Yeung 楊岳橋​岳橋 回應周浩鼎的帖文:https://goo.gl/ew6dWN 😄 (兩人都係讀法律,點解相差咁遠㗎!)

《拯救水資源危機》(作者:賽司‧席格):https://goo.gl/ZtqRs4

英文原版《Let There Be Water》:http://amzn.to/2vV1nnX

(圖片:有點圖文不符,但想放一張照片,又沒參觀過海水化淡廠。這張照片是我與旅居以色列多年的華人作家唐丹唐丹鸿ng ,到了以國南部的沙漠地帶,一起喝紅酒,與她的家人歡渡逾越節。)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