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旅行是一場修煉

(此文是我寫給友人小熊 Bear 的信,為他的《敢想敢做!15個月單車之旅》作序。)

近年騎車進西藏的遊人越來越多,在旺季之時,同一路上隨便就有50多人經過,甚至會有輕微的單車擠塞情況。我在拉薩經營咖啡館,每年遇到不少單車人,阿 Bear 卻特別令人印象深刻。

不知道他花了多長時間寫這本書,但我們在拉薩及香港見面時,總見他努力敲著鍵盤,雕琢最合意的用字。他雖然叫 Bear,但說話時沒有熊人的凶猛,倒是不徐不疾,每次聊天,總像是細意咀嚼你的說話。讀其文如見其人,從不過度修飾,行文平實不造作,卻流露一份處世的淡然。

阿 Bear 在旅途中遇到各種不同脾氣的伙伴,他總會留意對方的優點。遇到對用餐特別固執的騎友,有些人大概已想迴避,他卻能同時看出對方率直的好處。人生在世,批判總比欣賞難,能夠珍惜別人的長處,本身就是難得的強項。據說旅行是一場修煉,也許阿Bear在起步之前,已經擁有修煉者應有的自我修養。

阿 Bear 人如其名,食量像熊一樣驚人。還記得某天我們相約去吃四川火鍋,自覺吃了不少,阿 Bear 卻好像意猶未盡,還想再找點東西填肚子。然後我驚訝地看著他吃了一份雞漢堡,一份清湯抄手。我忍不住問他:「你飽了嗎?」他尷尬笑答:「還可以吧⋯⋯」後來他再點了一份藏式炒麵,放下餐具時,終於露出一副滿足的笑容,說:「這次應該夠飽了。」

我看到 Bear 那種誇張的食量,總會想起十年前,那年我和友人從曼谷騎車到拉薩,歷時半年,食欲同樣是個無底深潭。長途騎行最大樂趣,除了路上的人與物,就是那像黑洞般的胃口。塞進肚子的,不單是無盡美食,還有那義無反顧的流光歲月。

讀畢此書時,那段一去不復返的回憶,淡淡然又再次浮現心頭。

關於單車旅行, 我想說的事. .​ Bear Chan​
Minghay Lee​ Ride Back Home​

(注:依愚之見,書的封面設計,其實應該把作者名字放大。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