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#以巴遊記 08]

(預告:本來預計在《新假期周刊》會分兩個月連刊一共八篇的以巴遊記,現在會加碼四篇,再連載一個月,敬請留意。)

以巴遊記第八篇:百年滄桑

文:薯伯伯

我離開了巴勒斯坦,重新回到以色列的真正國界,又要經過安檢,位於杰寧市北部的 Jalameh 口岸。巴勒斯坦的外國遊人本就不多,經此口岸過境的外地人更是少至又少,安檢人員對我既好奇又友善,本來排在我前方的巴勒斯坦人也主動把我拉上前,讓我光榮插隊,感覺和諧兼溫馨。

記得剛剛到達特拉維夫機場,入境的時候被關員留難了一會,就是因為護照上有伊朗的印章。本來以為印章只會給我帶來些微不便,沒想到去到耶穌老家拿撒勒,卻居然得到一晚免費的住宿。事緣當地有間始建於 1830年代的大宅,原來的屋主是已故的 Fauzi Azar,其孫女 Suraida Shomar Nasser 把大宅改造成精緻旅館,每磚每瓦也有歷史,天花板更是華麗。翻看旅遊書時,提到如果護照上有黎巴嫩、伊拉克或伊朗等穆斯林國家的蓋章,都可以免費住一晚床位。一問老闆,果有其事。

拿撒勒是耶穌童年成長之地,其實是阿拉伯重鎮,約七成人口是伊斯蘭教徒。在聖母領報堂後方,就有幾座清真寺。我問 Suraida 為何要讓去過穆斯林國家的旅客免費住宿,她說:「不少外地人聽到穆斯林,總有偏見,實情這裡一切安好,我們想吸引旅客,又想促進和睦關係。」

她又提到,現在旅館辦得成功,帶動古城區旅遊業,獲得不少旅遊獎項,一切好像理所當然。但原來 12 年前開業之時,情況卻完全不同。當時她剛接管祖屋,想方設法維護,但經費甚鉅,無從入手。一名在特拉維夫經營旅館生意的猶太人主動跟她聯絡,希望共同把這座百年大宅改建為旅館。消息傳出,不單家族成員反對,連拿撒勒本地報章都大肆報道,說這個阿拉伯家族要與猶太人合作,質疑是否出賣民族利益及阿拉伯人的土地。

以色列立國之後,部份巴人留在以國,雖取得國籍,但與猶太公民常有差別待遇。對於身分認同,她說得特別小心:「我只代表自己的看法,我覺得自己是阿拉伯裔巴勒斯坦人的以色列公民。」Suraida 說:「好像我們在機場,每次安檢的時間總得比其他以色列公民花上更長時間,在一切不平的事情當中,這事都算輕微了。」而部分(強調只是部分)留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,會指責以色列的阿拉伯人為叛徒。Suraida 無奈地說:「正正因為我們的祖先當年留下來,我們才能保衛阿拉伯人在以色列的土地。」

這種矛盾與張力,涉及宗教、政治,本土認同及血族身分,微妙且敏感,卻居然一一見證在這座有二百年滄桑歲月的古老大宅裡。

實用資料:

以色列拿撒勒的 Fauzi Azar Inn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auziazarinn 房間及床位不算多,建議要提前訂,回訊很快速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