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德哥爾摩症候群

斯德哥爾摩症候群

文:薯伯伯

正好是 44 年前,即 1973 年 8 月 23 日至 28 日,瑞典首都發生了一宗銀行劫案,本來劫案在歷史上也無甚特別,卻因人質的反應而舉世知名。

話說當年 Jan-Erik Olsson 在假釋期間,搶劫斯德哥爾摩的 Kreditbanken 信貸銀行,挾持四名職員,與警察僵持 6 天(8 月 23 日至 8 月 28 日),期間把銀行職員關押在地下室,匪徒最終投降。然而 4 名職員人質對劫匪居然產生出乎意料的心理連結,絲毫不痛恨歹徒,甚至對施救者產生敵意。也沒人願意出庭指證,更籌款給犯事者打官司。如果有人指罵施暴者,受害人更反而多番維護。

瑞典犯罪學家 Nils Bejerot 稱人質的這種反應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,而類似症狀,不單在被挾人質中時有發見,甚至是集中營囚犯、戰俘與亂倫的受害人,都有可能出現。施暴者不用付出任何實質恩典,先決條件是剝奪你本來應有的權利,壓制受害者,讓你有末日之感,然後某天忽發慈悲,向受害人施加小恩小惠,對方即覺恩典無限。例如打斷受害人的腿,把他醫好。弄盲他雙眼,再把他治癒。受害者即能看到施害者的榮耀,甚至覺得自己的生存,也是施暴者的賞賜。

劫匪 Jan-Erik Olsson 後來接受訪問,不留情面地說:「這都是人質的錯,我叫他們做甚麼,他們全都答應。如果他們不答應,我現在也不會在這種境地。為甚麼他們完全不攻擊我呢?」

林夕的歌詞,總反映著幾分真相, 他為陳奕迅所寫的《斯德哥爾摩情人》,就有這樣一句:「其實你那佔有欲,咬噬我血肉,怕我也有份教育⋯⋯沒有我給你操縱的快感,問你的興奮知覺怎膨脹,完全為配合我軟弱,才令你樂意肆虐,作惡也要好對象⋯⋯」

短短數語,完全反映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男主角想表達的意思,就是你願捱,我才願打,如果你一早反抗,我根本就不會如此對待你。而對付這些重症患者,其實也真的沒有甚麼辦法,反正他們越被打,越開心,你出來說幾句公道話,他反咬你一口,質疑你有何動機,為甚麼搞亂世界?

===

圖片來源 AFP:斯德哥爾摩信貸銀行劫案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