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#以巴遊記 11] 好客不同

[#以巴遊記 11] 好客不同

文:薯伯伯

我在巴勒斯坦的納布盧斯,走進一間有百年歷史的肥皂工場,店主見我拍照,興奮說:「你一定要認識我哥,他也喜歡攝影。」過了一會,他哥果然回來,看了我的一些相片,很準確地說出我拍攝的方法,然後感歎一句:「我羨慕你,不是因為你可以拍出這些照片,而是你可以不受打擾地去拍攝。」

此話何解?原來巴勒斯坦人太過友好,也過份好奇,你只要把相機及腳架放到地上,總有一班群眾衝上來,八卦地問你做甚麼,本來打算捕捉的景像,一下子都消失了。當然也有熱心人問你是否需要幫忙,你總不好意思跟他說,他讓你找回獨處空間,就是最大的幫忙。

我在巴勒斯坦北部的杰寧,正好遇著結婚的好日子,到處都是婚禮,我也有幸被邀觀禮。巴勒斯坦的婚禮,男女分開,在現場我只看到新郎和男賓客。進場的儀式本來是這樣的,新郎站在台上,男賓客逐一上前與新郎合照,說過祝福語後便下來。我是現場唯一的外國人,自然惹來極大關注。自從我出現後,賓客上台向新郎道賀過後,總會跑下台來跟我合照。我猜當晚我是現場繼新郎哥以外,最多被合影的人。

記得伊朗的朋友曾經跟我說:「在伊斯蘭教裡,只有一個地方,人才不會被打擾,就是清真寺,因為那是人與神獨處的場所。」確實在伊斯蘭的世界,本身就很難找到獨處時刻。

回到猶太人主導的以色列,情況一下子就變了。倒不是說以色列人不友善,我在問路時當地人照樣熱情指路,有時還有司機主動停下來給我坐順風車,但在街道上再也看不到蜂擁而至的途人,也不會聽到像海浪般的打招呼之聲。猶太人相對含蓄,比起在巴勒斯坦的日子,遊走在以色列之間,難免帶點寂寞。不過說實在的,習慣了香港那種陌然冷漠的氣氛,還是覺得少受點關注來得自在一點。

我在以色列跟當地家庭最難忘的相處,就是與旅居以國多年的華人作家唐丹鴻一家。之前與她的丈夫大衛(及其父母),女兒 Hila 及兒子 Adi 在逾越節到南部郊遊,後來他們又招待我在家中住上數日,有時陪 Adi 上幼兒園,又或是接 Hila 從芭蕾舞班放學。剛好遇到大屠殺紀念日,我和大衛走到附近公園溜狗,聽著紀念晚會的歌聲,他說:「我覺得每年都應該有一天時間,讓人們記念這個日子,始終歷史不應被遺忘。」

我在以色列的體驗,確是因為大衛及唐丹鴻這家人,而變得有點不一樣。到了行程尾聲,祖籍四川的唐丹鴻居然為我弄了一大鍋麻辣火鍋,大衛見我吃得興奮,問我覺得以色列的食物如何。我笑著回應說:「以色列的食物,吃起來挺 comfortable,但對我來說,麻辣火鍋才最 comforting 嘛。」

當我如此想念麻辣火鍋,我就知道,以巴六星期之旅,應該是時候結束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