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#以巴遊記 12] 毫不牽強

注:這篇是連載於《新假期周刊》的第十二篇以巴遊記,也是以巴遊記的最後一篇。此系列合共約一萬二千多字,我喜歡寫長篇遊記,寫作過程中有更多空間去思考以巴狀況。謝謝《新假期》提供場地及稿費,以及過去三個多月以來,負責整理及催稿的編輯阿葛。

以巴遊記第十二篇:毫不牽強

文:薯伯伯

早就聽過以色列機場安檢是世界一絕,我不想趕頭趕命,便提前四小時到達機場。我坐穿梭巴士,車上大多是旅客,進入機場範圍還算容易,不過不能直接到登機櫃台,要先跟軍警「閒聊」。安檢人員翻看我的護照,見我在以國逗留頗久,問我去了甚麼地方。之前聽過,如果提到曾在巴勒斯坦過夜,會惹麻煩,最好別提。只是我行程共六星期,一半時間都在巴方,若刻意隱瞞,反見可疑。何況為何掩飾,作賊心虛?我直接答,從耶路撒冷,去了伯利恆。

女警一聽伯利恆,即顯緊張,問我住了多久,我答五天,她質問:「為何要在伯利恆留五天?」我答要去拉結之墓、聖誕教堂、周邊景點。她反問:「但你也沒可能留五天吧?」這種質疑可笑無倫,伯利恆地大,花數天又如何?女警不停搖頭,覺得旅客在伯利恆留上五日,是荒謬絕倫。我還沒跟她說,我在巴勒斯坦留了三星期呢!

搖頭女警在我護照背後貼了一張黃色貼紙,叫我到特殊檢查站。安檢人員把寄艙行李逐一檢查,所謂「逐一」,絕非隨便了事,而是每寸觸摸,外套裡有個不能取出的硬扣,也要詳問究竟。他們大概見我的用具特殊,有時還問我用途,更好奇拍照留念。過了首關,再到另一檢查站,蘋果電腦以不同角度放進 X 光機三次,安檢人員戴著手套溫柔地摸我腳底,行李翻箱倒櫃,曲奇餅袋也要撕開,有一塊肥皂讓安檢人員大為緊張,只因上面有幅巴方地圖,軍警用爆炸品檢測儀反複在肥皂上磨擦,最後還要我走進人體掃瞄安檢儀。

花了近三小時,這才完事。我走到出境櫃台,舒口長氣。這時一名外國青年,估計也是安檢時間失了預算,走來跟我說:「不好意思,我還有 20 分鐘就要登機,你能讓我先出境嗎?」我說:「但我只剩下 10 分鐘就要登機。」其他人忍不住笑起來,對方只好尷尬地走到隊尾。

至於之前提到,護照背後貼了黃色貼紙,我回港後一查,原來上面數字是安全分級,我的界別是「6」,竟屬最高安全警示,專屬巴勒斯坦人、穆斯林及不友好外國人。我被劃到這個界別,唯一可能的原因,就是因為我在伯利恆留了五日!好像你去過巴勒斯坦,就應當遭到懲罰。

我對安檢過程,早有心理準備,當作入鄉隨俗,尚能忍耐,但以色列的穆斯林朋友抱怨,他們每次出入境,也受相同待遇,感受自然不同。以色列大可以說一切基於安全考慮,正如興建非法高牆也為國安著想,別人一旦質疑,即以公共保安作擋箭牌,連最忠誠的反對者,也未必敢起異議。只是若在你居住之所,因你的種族、宗教、言論、立場,無時無刻針對你,甚至把歧視制度化,尤其考慮到以巴近代歷史,你又能否處之泰然?

回想我在以巴六星期之旅,最意想不到的,大概就是居然在遠方的應許之地,尋找到一份毫不牽強的悲泣共鳴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