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安的臉盤

不安的臉盤

文:薯伯伯

上個月去了拉薩以北的納木措湖,住在湖邊的旅館,房間裡有個臉盤,讓我想起 16 年前的一件往事。

話說在 2001 年,我到了雲南的瀘沽湖落水鄉,當時住在一家叫花樓園的客棧,位於瀘沽湖畔,景色優美,而且床位只用 10 元人民幣,一切甚好,唯獨一點,就是當年的房間內不設衛生間,只能到院子內的茅房解決。這個茅房跟其他茅廁一樣,裡面同樣沒廁格,地上卻有七個洞,空間甚為寬敞。不過說實在的,我自己在西藏生活多年,估計也未必能忍受得了跟六名不認識的人一同大便。

當晚住在我旁邊房間的,是麗江布拉格咖啡館的老闆妹妹艷麗,以及一名廣洲女孩。我翌日早晨醒來,她們二人已經回到麗江,我獨自在湖邊漫步,寧靜得連自己的腳步聲也能聽見。當天看書,寫日記,過得甚是舒泰。回到麗江,聽艷麗談起在瀘沽湖的那個晚上,說估計我應該睡得不好。

我說睡得很好,問她有甚麼事。

她驚訝地問:「你那天晚上甚麼也沒有聽見嗎?」

當天晚上,與她同房的女孩來自廣州。話說廣州女孩晚間夜尿,卻又覺得外邊太冷,廁所太遠,而且她還聲稱「自己有感冒」。原因不一定是合理,反正就是很多藉口,於是她就想到,直接蹲在洗臉用的膠盤上小便。小解甚為舒暢,她倒頭便睡。

沒想到過了一個小時,旅店的摩梭女職員氣沖沖地跑上來,門也不敲,直接闖進她們的房間。兩個女孩嚇了一跳,只聽旅館職員氣急敗壞地大聲罵道:「你看你們做的好事!」原來廣州女孩小便的臉盆底下破了個洞,尿液留到房間地板,地板是木製,尿液在木板之間的空隙滲到樓下。

倒霉的是,無巧不成話,她們房間的正下方,居然就是職員房間的火爐!

我不知道火爐對摩梭人來說有何宗教意義,但摩梭文化深受西藏影響,而藏人對火爐又特別崇敬。記得有年冬天,我們在西藏拉薩的咖啡館裡燒火爐取暖,怎料有個漢族遊客把用過的餐紙直接丟進爐子裡燒。當時店裡有些西藏的客人,見到後就很生氣,說怎麼可以把用過的髒東西扔進火爐。

說回那個摩梭女職員,她一看到樓上的木板滲水,而且都掉落到煮食用的鍋上,居然一眼便知道那是尿液。摩梭女孩大發雷霆,七竅生煙地罵那個廣州女孩:「你這是犯了大忌!」「這對我們來說,極不吉利!」「你是甚麼,這是人做的事情嗎?」罵得整個旅館幾乎所有人都醒來,只有我睡得還香。

廣州女孩自知理虧,尷尬不已,當然也不敢反駁。讀者也許猜到結果了,沒錯,就是賠錢。經過一番討價還價,廣州女孩賠了 50 元人民幣。記得我在芬蘭時上公廁,進廁費大概是 6 元,當時已經覺很貴。想不到這個女孩為了一時方便, 卻賠上了五倍床費,得不償失。以當年的物價來計,去中國公廁每次收費 2 毛錢,已經足夠讓她小 250 次的便了!

話說回來,自從這件事後,我去到任何旅館,每次見到房間裡的洗臉盤,眼裡總是懷疑,心中滿載不安,實在不知之前的客戶對它做過甚麼事情,還是不用為妙。

===

有關水桶或洗臉/腳盤:

如果真的很需要用臉盤,網上有不少選擇,有些水桶本身藏有支架,能夠站立,但較重。另一些則較輕便,但要靠額外的支撐,不妨按自身需要,隨身自備。我旅行時隨身攜帶的水桶,是 Cordura 超薄質料造的,但水桶不能自行站立,我通常放在洗手盤上洗衣服用。類似這款: http://e22a.com/h.Gkj8i0

另外,按自己需要,可以挑選不同設計的。 http://e22a.com/h.GkiZg6http://e22a.com/h.GkiZg6 ,如果連結失效,請自行搜尋「折疊水桶」(如果在淘寶找「摺疊水桶」,結果會較少)。

===

照片:當年瀘沽湖的美景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