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基斯坦打槍記

巴基斯坦打槍記

文:薯伯伯

近來寫遊記時,經常提到以色列及巴勒斯坦,發覺身邊總有不少朋友,把巴勒斯坦(Palestine)及巴基斯坦(Pakistan)經常混淆,今天就讓我寫一篇巴基斯坦的舊遊記吧。

我年青時,也曾放蕩不羈,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中間的三不管地帶,打 AK-47。射槍地點是在「部落區域」(Tribal Area) 內的 Darra 村。進入此區域,理論上是要申辦特殊通行證,但講明是三不管,我們便直接坐公車進入,只花了 PRs 15(約合港幣 2 元)。

那年是 2002 年,我們一行六人,除了我這個香港人外,還有日本人、馬來西亞華僑,也有新西蘭人。一眾人浩浩蕩蕩出發,路上當然有警察檢查站,卻完全沒攔折,公車也不停下,直開過關。路上荒蕪,經過村子,走過墳地,一小時的車程,終於看到一個較大的城鎮,名叫 Darra(全名叫 Darra Adam Khel),有美國媒體戲稱之為「槍枝愛好者的迪士尼樂園」。

這裡基本只有一條長長街道,兩邊是密密麻麻的商店,商店牆上畫滿槍管,四處都是槍店,經常聽到打槍聲。我們最初都嚇了一跳,但當地村民見怪不怪,說只是槍工廠造好槍後試槍而已。

我們想找家工廠去租槍來射,沒想到有一名巴基斯坦的警察跑過來,問:「你知不知道沒有通行證,不可以來這裡?」

我們答:「不知道。」明顯就是在裝傻。

他反問:「你們現在想怎樣?」

我們老實答:「想去打槍。」理論上打槍是違法,但這裡是三不管地帶嘛。

警察也很爽快,立即開好價錢:「Prs 100 辦通行證去參觀,PRs 600 用來買子彈。」我們說只想打槍,不用「參觀」,討價還價,最後每人付了 PRs 500(約 HK$ 69),各取得一個彈盒,有 30 發子彈。

由警察引路,走過一塊爛地,到了一座山前。我們跟著警察,一班小孩又好奇地跟著我們。山上出現一頭羊,同行朋友開玩笑說,是不是可以射山羊?警察說:「不可以啊。」然後他又認真地說:「如果多付錢,就讓你們試試射羊。」我們當然不願意無端白事射羊,警察便努力趕羊,山羊卻蠢蠢鈍鈍,趕兩步還要停一步,擾攘良久才離開。

槍是俄製的 AK-47,子彈卻是伊朗製,質量不算好,「水彈」(射不出的子彈)甚多,卻也算盡興。記得當時每打一發,「砰」的一聲,子彈殼從槍管彈出,圍觀的大人及小孩總會「嘩」一聲趕著去接,好像撿到甚麼寶物。

第一次打槍,打了很久,大家都耳鳴了,當晚回去白沙瓦。

Namaste

香港人去亞洲以外的地方旅行,被人認出是香港人的機會不多,最常見是把你當作日本人或韓國人。有時外國人問我來自何方,我答香港,對方竟然說:「香港?哦,是在日本嗎?」

十多年前,因旅途中出了小意外,滾了下山坡,腳骨爆裂,打了石膏,在巴基斯坦北部的「風之谷」Karimabad 住了一個月休養療傷。每次走到村子中心,總有一名巴基斯坦人用日文跟我說:「Konnichiwa!」我說我從香港來,他倒是知道香港在哪裡,改用普通話跟我說「你好」。雖然普通話不是母語,但始終較接近粵語,總比用日文跟我打招呼算是扯上多一點關連。

到了第二天,我又見到那名巴基斯坦的路人,他再主動跟我打招呼:「Konnichiwa!」我又跟他說我是香港來的,他又改用普通話打招呼,聽起來雖然不算反感,但總覺難以達至他所期望的親切感覺。

到了第三天,我們又再見面,他又是一句:「Konnichiwa!」我已經無意再糾正他了,靈機一觸,便回應一句:「Namaste!」

巴基斯坦人聽到我說 Namaste,立即說:「我不是 Namaste 啊!」

我便跟他說:「我也不是 Konnichiwa 啊!」

Namaste 是印度教徒的打招呼方式,在印度或尼泊爾常用,有時印度的伊斯蘭教徒也會使用。至於巴基斯坦及世界各地的穆斯林,最主要的打招呼語句是 As-salamu alaykum,意思是祝你平安。

後來那名巴基斯坦人終於把我記住了,但我們的交往,始於點頭,也是終於點頭而已。

照片:巴基斯坦北部 Karimabad 的 Hunza 谷地。據說日本動畫《風之谷》與此地有關,但宮崎駿在一次訪問中否認了。這座 Baltit Fort 城堡,有明顯藏式風格。這谷地也屬巴爾提斯坦,被稱作小西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