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安的臉盤

不安的臉盤

文:薯伯伯

上個月去了拉薩以北的納木措湖,住在湖邊的旅館,房間裡有個臉盤,讓我想起 16 年前的一件往事。

話說在 2001 年,我到了雲南的瀘沽湖落水鄉,當時住在一家叫花樓園的客棧,位於瀘沽湖畔,景色優美,而且床位只用 10 元人民幣,一切甚好,唯獨一點,就是當年的房間內不設衛生間,只能到院子內的茅房解決。這個茅房跟其他茅廁一樣,裡面同樣沒廁格,地上卻有七個洞,空間甚為寬敞。不過說實在的,我自己在西藏生活多年,估計也未必能忍受得了跟六名不認識的人一同大便。

當晚住在我旁邊房間的,是麗江布拉格咖啡館的老闆妹妹艷麗,以及一名廣洲女孩。我翌日早晨醒來,她們二人已經回到麗江,我獨自在湖邊漫步,寧靜得連自己的腳步聲也能聽見。當天看書,寫日記,過得甚是舒泰。回到麗江,聽艷麗談起在瀘沽湖的那個晚上,說估計我應該睡得不好。

我說睡得很好,問她有甚麼事。

她驚訝地問:「你那天晚上甚麼也沒有聽見嗎?」

當天晚上,與她同房的女孩來自廣州。話說廣州女孩晚間夜尿,卻又覺得外邊太冷,廁所太遠,而且她還聲稱「自己有感冒」。原因不一定是合理,反正就是很多藉口,於是她就想到,直接蹲在洗臉用的膠盤上小便。小解甚為舒暢,她倒頭便睡。

沒想到過了一個小時,旅店的摩梭女職員氣沖沖地跑上來,門也不敲,直接闖進她們的房間。兩個女孩嚇了一跳,只聽旅館職員氣急敗壞地大聲罵道:「你看你們做的好事!」原來廣州女孩小便的臉盆底下破了個洞,尿液留到房間地板,地板是木製,尿液在木板之間的空隙滲到樓下。

倒霉的是,無巧不成話,她們房間的正下方,居然就是職員房間的火爐!

我不知道火爐對摩梭人來說有何宗教意義,但摩梭文化深受西藏影響,而藏人對火爐又特別崇敬。記得有年冬天,我們在西藏拉薩的咖啡館裡燒火爐取暖,怎料有個漢族遊客把用過的餐紙直接丟進爐子裡燒。當時店裡有些西藏的客人,見到後就很生氣,說怎麼可以把用過的髒東西扔進火爐。

說回那個摩梭女職員,她一看到樓上的木板滲水,而且都掉落到煮食用的鍋上,居然一眼便知道那是尿液。摩梭女孩大發雷霆,七竅生煙地罵那個廣州女孩:「你這是犯了大忌!」「這對我們來說,極不吉利!」「你是甚麼,這是人做的事情嗎?」罵得整個旅館幾乎所有人都醒來,只有我睡得還香。

廣州女孩自知理虧,尷尬不已,當然也不敢反駁。讀者也許猜到結果了,沒錯,就是賠錢。經過一番討價還價,廣州女孩賠了 50 元人民幣。記得我在芬蘭時上公廁,進廁費大概是 6 元,當時已經覺很貴。想不到這個女孩為了一時方便, 卻賠上了五倍床費,得不償失。以當年的物價來計,去中國公廁每次收費 2 毛錢,已經足夠讓她小 250 次的便了!

話說回來,自從這件事後,我去到任何旅館,每次見到房間裡的洗臉盤,眼裡總是懷疑,心中滿載不安,實在不知之前的客戶對它做過甚麼事情,還是不用為妙。

===

有關水桶或洗臉/腳盤:

如果真的很需要用臉盤,網上有不少選擇,有些水桶本身藏有支架,能夠站立,但較重。另一些則較輕便,但要靠額外的支撐,不妨按自身需要,隨身自備。我旅行時隨身攜帶的水桶,是 Cordura 超薄質料造的,但水桶不能自行站立,我通常放在洗手盤上洗衣服用。類似這款: http://e22a.com/h.Gkj8i0

另外,按自己需要,可以挑選不同設計的。 http://e22a.com/h.GkiZg6http://e22a.com/h.GkiZg6 ,如果連結失效,請自行搜尋「折疊水桶」(如果在淘寶找「摺疊水桶」,結果會較少)。

===

照片:當年瀘沽湖的美景。

廁所巡禮

廁所巡禮

文:薯伯伯

有些來西藏的遊客,問我納木措或珠峰大本營的廁所情況如何,我以前曾經回答:「還可以吧。」但後來太多遊客回來跟我說,接受不了那邊的廁所,我才發現自己對廁所衛生狀況的接受程度,還算頗高。不過對廁所的耐力,也非一朝一夕煉成。我去過世界上不同的地方,印象中就只有中國及西藏的廁所,才需要花時間去「適應」。不單止是衛生的程度,還是因為廁所間隔設計所引發的尷尬問題。

記得二十年前去九寨溝旅遊,同行的朋友在用餐期間去了廁所,回來後很緊張的跟我說:「哇,我剛才去廁所,發現有個男人在大便,但居然沒有關門,好變態啊!」後來我也要上廁所,留意一下廁格的設計,才發現不是男人上次不關門,而是根本沒有門!

又記得十多年前去雲南旅遊,在麗江古城,發現不少廁所的隔門或隔牆,居然只有半壁,外邊的人一伸頭,就能看到裡面如廁人的動靜,非常尷尬。有次我和其他外國遊客一起聚餐,之後同上廁所,剛好遇到一名意大利人在大便,但個子太高,蹲著時頭還是露了出來,他尷尬得作低頭祈禱狀,假裝看不見我們,但同行的西班牙朋友,略帶醉意,一個彎腰,居然就伸頭進去意大利人的廁格,還大聲問:「你在做甚麼啊?」場景太滑稽,大家忍不住笑了,弄得意大利人不知所措。

我一直不明白,為什麼廁格設計,居然沒門或只有半壁場,不過這也不算最離奇。當我去到雲南西北部的怒江地帶,住在一條村子,正想上廁,打開廁門一看,哇,不要說廁格了,裡面居然連牆都沒有,地上就只打了兩個洞。有甚麼比這種設計更讓人不安呢?就是其中一個廁洞上,剛好有一個人蹲著如廁!我即時嚇了一跳,嚇得不敢進去,只好在外邊等著。

等了幾分鐘,見對方終於出來,我便趕緊進去。脫了褲子,想儘快完事,出恭完畢,正想擦屁之際,卻忽然有人進來,我的動作一下子就止住了。也許是我想得太多吧,也許我應該對這種環境處之淡然,但當時他點了一根煙,跟我打個招呼,還友善地想遞根煙給我,廁所頓成了浪漫男人的社交場合。我說不抽煙,他就問我是不是香港人。

他說:「你為甚麼從香港大老遠的地方,跑到我們農村旅行呢?」我說農村挺好挺特別。

他說:「雲南有其他更好玩的地方,比我們農村都好。」我好奇問是哪裡,他說是昆明……

他聊得起勁,不停給我介紹雲南的風土人情。本來去旅行,就是要跟當地人多聊天,了解他們的想法,但這時我倆都脫了褲子,而且是在大便。當時正值十二月冬季,我雖然口水還沒有乾,但屁股都冷得乾了。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他擦屁股走人,他還熱情道別,我趁其他人還沒進來,趕緊擦屁屁離開。

之後我到了瀘沽湖,住在一所家庭旅館,房間內沒有衛生間,院子內卻有一個偌大的公廁。我走進去一看,這次更厲害,地上居然有七個洞,同樣沒有任何門牆相隔,想像萬一真的有七人同廁,估計也挺壯觀。當時同行前往瀘沽湖的同伴,是我的中學同學。我跟中學同學說:「等一會我上廁所,你不要進來啊。」我雖然已經跨過了用這種無門無牆廁洞的心理關口,但想到中學時代一起同桌而讀,長大後卻是要同廁而屎,對我這個自幼只用獨立廁格的人來說,還是挺難接受。

經常有些來中國或西藏旅行的香港旅客問我,應該如何克服這種上廁的心理障礙。答案其實很簡單,人的適應能力其實很強,你只要不在意,別人也就不在意了。如果真的覺得太尷尬,就等到最緊急的時候才進入廁所。在千鈞一髮那瞬間,我肯定你不會有空觀察廁所的衛生問題。

===

我之前看到 GOtrip 背包旅遊谷【 窮遊、絕景、出走】​ 提到「旅朋友」的不同 levels,例如 Lv 4 是一齊瘋狂食,Lv 10 是不介意對方放屁,Lv 100 是一齊沖涼。我想說,其實 Lv 1000,肯定就是去無牆無門的廁格一起大便。 (https://goo.gl/FSvoyQ)

墮落天使

墮落天使

文:薯伯伯

(注:重口味,慎讀。)

這個故事大概發生在 2001 年,幸好不是我的親身經歷,只是從英文版本的西藏旅遊指南《Lonely Planet Tibet》看到的這則奇聞。由於故事過於奇特,印象特別深刻。

話說一名澳洲人來拉薩旅行,讀了不少旅遊書,提到中國廁所很髒,西藏尤甚,早就做好心理準備。澳洲旅客去了一間寺廟,想上廁所,由於言語不通,只能指手劃腳。僧人指了一個方位,遊客打開廁所門,驚見滿地都是屎。不過澳洲旅客已經做足功課,有心理準備,能夠忍耐得住。

他遙看對面有個尿兜,小心翼翼跨步前進。跨出一小步,才發覺地上不是糞便,而是糞池!他重心向前,當他意識到踩著糞池時,整個人失了平衡,掉進了糞缸了。當時人聲稱自己一米八,居然沒頂!他在糞池中掙扎游出,游啊游啊,估計也吞了幾口黃金,狼狽地跟門外等待的朋友說︰「我真係嗱屎上身啊!」(I really shit myself!)

那時他住在假日酒店(即現在的拉薩飯店),職員見狀,不敢讓他進去。倒是經理出來,把屎撈人身上衣服脫光,包了幾層大毛巾。如果你的朋友跌進糞池,你知道要給他服用甚麼?我真的不知道,但那名酒店經理好像很有經驗,他居然給澳洲人一包鹽巴,要他吞下去。澳洲人不明就裡,但也不敢怠慢,他大概想,掉進糞池時,早已灌進了不少東西,現在只是一包鹽,又有甚麼可怕?一下子就把鹽巴吞下,鈉含量過量,卻原來會立即產生生理反應,吐個稀里糊塗。

之後數天,旅客忙著曬乾泛黃色的旅遊書及人民幣,他聲稱當時整本書和鈔票,總是泛著洗不清的黃色,相當詭異。

這個故事的標題,我到現在還記得︰墮落天使(A Fall from Grace)。

注:就算到了現在,每次我看到別人遞給我的鈔票,若有形迹可疑的黃色,我都會拒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