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綱上線的國家認證

上綱上線的國家認證

文:薯伯伯

有年我坐火車由拉薩去廣州,當時車程約 56 小時,移動電源(充電寶)又未算太流行,大多情況只能用臥鋪走廊通道上的三個插座來為手機充電。插頭不多,但人人都有手機,自然供不應求,所以我每次坐火車,都會帶備一個小型電插板,可以同時為不同乘客的手機充電,每次用起來,大家方便,相安無事。

怎料有次我坐火車時,車到中途,一名乘務員經過,他似乎不喜歡乘客自備電插板,他想我把插頭拔下來。我不知道鐵道部對乘客在車廂裡充電有何規定,但其實他不想我充,只要跟我說一句便可以。他卻偏偏用極為兇狠的語氣說:「你立即把插板拔下來!信不信我把電源都關了!看你們還充甚麼電!」

中國鐵路局的乘務員,出了名的態度差劣,不知哪裡來的傲氣,特別讓人反感,往往以為自己是鐵道上的土皇帝。我心想,用不用那麼兇,以為這裡是懲教所嗎?我便要求他解釋,問道:「為甚麼不可以用電插板呢?有規定不能用嗎?」

他似乎從沒遇過膽敢質問他的乘客,先是愣了一下,似是而非地說:「萬一電量負荷過量怎麼辦?火車都走不動怎麼辦?」他再想了一下,越說越激動,無限上綱地罵道:「你只是買了一張票!有甚麼資格弄垮火車!」

我覺得最後這句話特別可笑,其實不管你有沒有買票,甚至是訂下整輛列車的票,也沒有資格把火車弄垮啊。他說我只買一張票,所以沒資格弄垮火車,邏輯實在讓人啼笑皆非。我最厭惡的,就是這種似是而非的理論,先是把事情無限放大,再對別人上綱上線。

要對付這種事事無限提升,滲透著文革色彩的爭論,你嘗試跟他講道理,完全不起任何作用。最好的應對辦法,就是他放大事件,你把事件放得更大。他把小事說得嚴重,你就說得比他更為嚴肅。用一個高度,蓋過另一高度。

我當時就跟他說:「你沒看見嗎?我這個是公牛牌的電插板!」

他問我怎麼了。

我繼續說:「這是公牛牌的電插板,有國家認證!你只是一個車務員,有甚麼資格去質疑國家的認證,有甚麼資格去質疑國家!」

由一個插板說到國家認證,再由一個國家認證說起國家大事,我說時都覺得好笑,但他即時噤聲了。正如我在以前提過,在意識形態極為盛行的國度,「國家」二字總像個緊箍咒。

要強調一下,我雖然跟他說這番話,不代表我認同這句話的邏輯,只是對著蠻不講理的人,實在也無意跟他說任何道理。他硬要說你插幾個電話就等如拖垮火車運作,那你也可以從一個國家認證,上綱上線地批評他在干涉國家內政。

有些人以為凡事都應以理服人,但若然對方無意也無能力去聽,你又有何辦法?最簡單的應對,就是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,他上綱上線,那你就再上一層樓,在另一境界往下對望他,要他無法反駁,無地自容。

不過話說回來,這樣上綱上線地搬出「國家」來做核心議題,也只有在上綱上線的國度才有效果。換了跟個正常的香港人說這一番話,對方只會仰天長笑,問你是不是神經病。

* * *

有讀者問我,這件事的後續如何發展,這又變成插曲裡的另一段小插曲。

話說當時我說對方是否膽敢質疑「國家」時,對方一呆,嚇得跑了。他離開後,我也就把拖板拔下。我不是很確定中國火車上的供電情況如何,是否真的會負荷過重,又或者有何危險,但既然火車上有這樣規定,而且規定本身聽起來不算無理,跟從也無妨。我不認同的,不是不能插拖板的規定,而是他自以為穿著制服,便能對乘客肆意大罵的態度。

過了一會,那個乘務員又經過車廂,他一見到電插板,二話不說,就用兇狠的語氣罵著我:「你還不拔了它嗎!你還不拔了它嗎!我幫你拔了它!!!!」

我語氣平淡地問:「你說甚麼啊?」對方又說:「你拔了它,你立即拔了它!!!!」我見他幾乎失控,便跟他說:「你自己看一下。」對方彎腰一看,居然見到插板根本就沒有插上,早就拔下來了。他愣了一下,轉身就想走。

我說:「你給我站著。」他回過頭來,問:「怎麼了?」我說:「我剛才明明早就把電插板拔下來,你卻居然罵我,你現在要跟我做甚麼?」他呆了一下,大概沒有料想我會有此提問,其他乘客都看著,他用弱弱的語氣說了一句:「那我跟你道歉,行了嗎?」說罷又走。

我又跟他說:「你給我站著。」他果然又站著,轉個頭來問:「怎麼?」

我微笑著跟他說:「我接受你的道歉,你可以走了。」

其他現場乘客,雖然一言不發,但中國的火車常客,或多或少也肯定受過火車職員的氣。這時見他反應,大家都覺好笑。

那名乘務員,在之後數十小時的火車,都沒有再在我們的車廂出現。

———

照片:從拉薩開往廣州的火車,攝於 2009 年。

———

更多文章,請看薯伯伯的博客: https://pazu.me/

如何適當地享用自己的長途火車床鋪

如何適當地享用自己的長途火車床鋪

文:薯伯伯

每個人心中,都有一列長途火車。有人覺得由紅磡至北京 24 小時已經足夠,也有人覺得由莫斯科去海參崴七天才算長途。我最常坐的長途火車,是由廣州至拉薩的 50 多小時列車,在火車上睡兩晚。

我其實很喜歡坐長途列車,坐在車廂裡,看書、寫日記、說無聊話。在漫長的車程中,不用擔心時光飛逝,不必理會頹廢渡日。無論如何焦急,列車不會因你而增速,像不能自控的命運走廊一樣。十年前坐火車從烏魯木齊到北京,當時車程60多小時。火車上一名「生意人」說︰「坐長途火車,第一晚不習慣,第二晚夠舒服,到第三天,捨不得下車!」

有香港朋友跟我說,坐長途火車要擠在上鋪或中鋪,空間狹小,舒展不了。我好奇地問︰「為甚麼不訂下鋪?」對方說︰「如果訂下鋪,整天都有陌生人坐在我的床上……」

以內地的火車規格,下鋪的空間最大,票價較上鋪貴,也最搶手。在內地坐火車,買了下鋪,有時會遇著被別人侵佔床鋪的情況。不過要適當地享用自己所訂的床鋪,其實沒有任何難道。如果跟對方說你要伸直雙腳睡覺,對方又怎麼會坐在你的床鋪?反過來說,如果不跟對方說,對方又怎麼不會佔盡你的空間?

在長途火車上,以下是有可能出現的不同情況︰

你手中是下鋪票,上車時發現有人霸著你的床鋪。這種情況好解決,不用遲疑,直接把票拿出來,叫對方換位。如果對方不夠積極,你可以把行李攤放到床鋪,增加戲劇效果。記著,動作要平和進行,這是至關重要,始終坐長途車,不必勞氣。

另一情況,列車開出途中,你在下鋪休息,怎料對方坐在你的床鋪上,影響你休息。處理的方法很簡單,如果對方是女,你可以整理一下床單,對方自然站起來。如果對方是男人或大媽,都可以歸為一類,就是不用顧及任何避忌,乾脆把你的雙腳「平和地」伸過去。當然,如果對方只坐一會,行為又自覺,那就容讓一下吧。反正「大家出來不容易」,這是一位民工朋友跟我說的道理。

還有一種情況,如果對方說自己是長者、孕婦,只能睡下鋪,要跟你換票。這種情況我沒有遇到,只是聽朋友提過。看實際情況吧,長途火車上的床位,跟短途的關愛座不同,如果自己明明早已訂了下鋪,上車後卻不情願地換成上鋪,熬過幾十小時,估計沒有人會高興。如果真的不想換,建議對方問問車務員能否幫他找別的位置補票,或是說自己有些行李,換床不方便。又或者乾脆說自己坐長途,換位實在不適。不過,有時對老弱及有需要的人士,情況許可下,讓一讓也無妨。

在中國生活,最有趣的就是學會如何體面地去保衛自己的空間,又或是防止別人侵佔自己的空間。坐火車如是,排隊如是,有空再談談。

照片:青藏鐵路,拉薩至廣州的火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