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重文字

尊重文字

文:薯伯伯

在西藏,網購變成生活一部份,也就是說,幾乎每天也有快遞公司打電話來,說要送貨。為了方便,我把收件人都寫了店員的名字。店員每次收到包裹,都會細心地把貨單上的收件人名字撕走。我最初還以為,在西藏居然也很注重個人隱私,難道跟香港人用碎紙機把銀行信件毀滅的情況相同?某天問店員為甚麼要把自己的名字撕走,她說:「你經常把寫有我名字的貨單丟進垃圾桶,弄得我越來越沒記性!」

原來店員一直忌諱自己的名字隨處丟棄,她認為把寫有文字的紙張(尤其有自己名字的)隨便亂扔,感覺不好。她把寫有自己名字的文字撕下來保存,趁冬天燒犛牛糞爐時一次過燒光。另一位西藏朋友跟我說,小時候父母都把他的作業本存起來,年底時一次過用火化掉。我問他為甚麼有這種習慣,他笑說:「可能爸媽覺得別人踩在我寫過的文字上,我會變蠢吧。」後來我為了避免店員不高興,就替她改了一個快遞專用的化名,意思大概是「山南仙女」,她聽到後忍不住笑著說:「這個名字改得挺好啊。」

西藏作家唯色跟我說,這種習慣,大概是因為西藏人對佛經的尊敬,擴大至對文字的尊敬,佛經以文記載,所以有文字的東西,也會小心翼翼地對待。不過對紙上文字的尊敬,對不同文字,或不同的出處,也有不同的待遇,我的印象感覺是:

1. 藏人對於自己手寫的藏文,一定不能隨便亂扔。若不需用,則要存起來,年底時一次過燒掉。

2. 藏人對於別人手寫的藏文,也儘量不要亂扔或亂踩。

3. 藏人對於自己手寫的漢字,相對較為隨便,也不一定會亂扔,但肯定沒有像對藏文那麼堅持。

4. 對於打印出來的文件,則隨便一點。

至於輸入到電腦或手機的文字,感覺又略有不同。記得數年前,有些單位要求大學生寫些文章來批評宗教人物,有學生就想出用電腦打字,感覺好像用電腦打印出來的文字,寫甚麼也可以。老師明白了箇中因由,要求學生要用紙和筆,親手逐字寫上一些違心話。

學生當時的反應呢,據說是極不情願,但又不敢不寫,只好邊寫邊哭,還強忍淚水。

這件事,當年手寫過批評書的學生,都不願舊事重提。

魚 nya

正值西藏薩迦達瓦聖月,紀念佛祖釋迦牟尼的誕生、得道及滅寂,有不少藏人會在此期間,到把魚拿到拉薩河邊放生,我就說一下西藏人對魚的看法。

年紀大的藏族人,可能一輩子也沒吃過魚;年紀小一點的,則沒那麼堅持。我的好朋友德吉姐總是跟我抱怨說︰「我兒子甚麼也吃,魚啊,蝦啊,好像鬼一樣。」她覺得吃魚太多,就是作孽。

之前在成都唸書的白瑪說︰「我們藏人有時也去火鍋魚店,但會跟老闆說不吃活魚。對藏人來說,點殺是絕對過不了自己那一關。」那一關應該是指宗教上的教化,點殺,即是指明要殺哪條生命,是犯大忌。

藏人作家唯色則說,西藏人不吃魚,要上溯到藏地的原始本土宗教,即苯教。(注:苯字唸作本,不是笨。)苯教把世界分為天上、地上和地下,每一區域都有兩種生命:神和神人,人和動物,鬼和精靈。地下世界裡的,就是魯,例如蛇、蛙、魚。不吃魚,還有很多說法,例如說殺一條魚,最多夠幾個人吃飽,但犧牲一頭犛牛,夠一村人吃,孽就輕一點。

每年到了薩迦達瓦時,藏地有民間自發的放生活動,放羊也有,但放魚最多。有個冷笑話說︰「藏族人把魚放生,回族人在下游撈魚,再賣給漢族的老闆,去弄火鍋魚。」某程度也能反映各民族的差異

記得幾年前,一名西藏的朋友問我要些在香港或東南亞拍的海鮮照片,我覺得奇怪,她要這些照片來幹甚麼呢?她說︰「我要把照片做成海報,告訴人不要點殺海鮮⋯⋯」

照片:在雅魯藏布江旁的牛皮船,位置接近曲水俊巴村,這條村住的藏人,其實也有捕魚的活動,不過規定網孔要大,只能抓大魚,但要把較細小的魚放生。傳統上,藏人早就知道「可持續捕魚」的概念了。

藏人作家唯色的文章,請參看:〈那魚看了他一眼——獻給我的父親〉,http://woeser.middle-way.net/2011/12/blog-post_25.html

「忘記」ma jed

今天教大家一個藏文字。

「忘記」。བརྗེད་ 唸作 jed,跟粵語的「姐」差不多。

例如:「不要忘記。」 མ་བརྗེད་པ་བྱེད་ཡོང་། ma jed pa che yong。用粵語來標音,大概是「罵姐吧車勇」。

Tibetan word of today.

Forget. བརྗེད་ /jed/
Example. Don’t forget. མ་བརྗེད་པ་བྱེད་ཡོང་། ma jed pa che yong.